昨天傍晚,淘淘兴奋的对我喊,妈妈,妈妈,快看!楼下有一棵闪闪发光的树!一闪一闪的,好像路灯啊!我以为你这几天生病,精神状态不太好,在那说胡话。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一棵树?

  每天下班后,都会与你一起趴在窗台上一起向下张望,看看你的小闺蜜们有没有在楼下玩耍;看看草丛中有没有谁家的大狗在追逐飞盘;看看广场上有没有爷爷奶奶们在跳广场舞。吃完晚饭,去楼下遛弯,你跑到草丛里捉虫子,挖泥坑;在大树底下仰头找树枝上的知了,捡落下的叶子;去池塘边看看水中央的大石头,有没有变成小鸭子游走;浅水处的蝌蚪们有没有长出“美腿”。我总是催促着你,快点快点,别磨磨唧唧的。你回头冲我一笑,连忙拎着你的篓子、笼子和铲子们屁颠屁颠的在前边带路。

  这风景不管是时间的变换,还是楼上楼下角度的不同,对我们来说都已经铭记于心,熟悉的不能再熟悉。怎么会冒出这样一棵树呢?

  很久以前,朋友说她女儿在幼儿园里画画,把河流画成了红色,被老师要求改成蓝色。她女儿说,就是有红色的河流。老师说她撒谎。女儿很是委屈,和她哭诉。她起初也是怀疑,怎么可能会有红的河流呢。但是为了不伤害女儿,也只是简单的安慰了一下。直到有一天,他们一家去郊外玩,傍晚满天的火烧云映在了河流里,她才相信女儿说的是真的。河流可以是红色的,也许也可以是任何颜色。她告诉幼儿园老师,她为她女儿找到了那条红色的河。淘淘,你也为我找到那条红的河流了吗?

  也许我的童年里也曾出现过别样的河流和树木,要我心花怒放,甚至激动不已。只是没有人理解,更无人与我一起分享这样的快乐,心中这棵闪闪发光的树苗便慢慢的被淡忘,直至枯萎。之后再见别样的树木的,也自然而然的选择漠视。直到淘淘你再次激动不已大喊,看,一棵闪闪发光的树,把我唤醒。

  我顺着你的目光向楼下望去。傍晚太阳的余晖,从住宅楼的间隙中铺来,洒在一棵银杏树上。树叶随着风舞动,摇碎了一树的阳光。呵呵,可不是嘛,一棵闪闪发光的树,就在我家楼下。